終於寫完趙藺的番外篇第二回了。這一回字數比較多,寫去很多天,戰爭場面居多,還請多多指教留心得,隔這麼久更新,大家也快忘了第一回吧!

先戳一下第一回,回顧一下喲!^3^

第一回按這裡

趙藺-2彩色.jpg  

第二回開始囉!


 

 

[緋色王城]番外小說 趙藺篇 之二---------【紅河】

 

 

十月,岎郡

 

 

帶領泯郡的三千騎兵,風塵僕僕到達岎郡駐營之後,身為領將的我,立刻到大營拜見大王陛下。

 

 

這是我第一次面見大王,不免心生緊張。十七歲的大王已經令天下諸國對淀國刮目相看。弱國急於示好,強國不敢輕心。一說大王睿智武勇,另一說則是形容大王暴戾無道。這樣的年輕君王,是如何人物?

 

 

大帳外重重戒護,慎重的核對虎符,確認身分之後才得以進入。大帳內意外的並無多少侍衛警戒,迎面而來的,是一陣爽朗的笑聲。

 

 

「這就是趙太尉之子啊!叫趙藺是吧?年未二十就擔任泯郡郡守,真是年少有為!」一位將軍裝束的中年魁梧大漢,衝著我笑道。

 

 

「咱是上將軍季孫陽,這次隨大王親征潼國。也要勞你辛苦!」言畢,大掌一拍我的肩頭,氣力之大令人一驚。

 

 

「末將不敢!趙藺見過季孫將軍!」我急急抱拳行禮回道。

 

 

季孫陽將軍,出身季孫世族。季孫氏自淀國立國以來,一直輔佐王室。歷來多出武將。大王這幾年出征他國,自是少不了季孫世族出力。其中位居最高位者,就是季孫陽將軍。

 

 

雖然只是聽聞而來,我對季孫將軍是極為敬仰的。聽說將軍每次出戰都身先士卒,親戰親為。季孫氏的麾下軍隊也是訓練精良,個個驍勇善戰。將軍戰功彪炳,各方面都是身為後輩效法的對象。

 

 

「這次面對潼國,不過是叢爾之地,有本將軍在,你們只要…」季孫將軍正輕鬆說著,卻聽見內帳傳來一聲:

 

 

「季孫。」

 

 

那是一聲沉穩卻略帶年輕語調的聲音。季孫將軍瞬時斂了臉色,訕訕笑了一聲:「一時高興都忘了你要晉見大王呢!快進去吧!」

 

 

「是!趙藺失禮了。」我再度行禮,往前而去。

 

 

 

 

我想,我永遠不會忘記,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大王的樣子。

 

 

大王面目的確是十七歲的青年模樣,有著天生王族的細緻面容。劍眉下的雙眸映出淡淡的琥珀瞳色。額上突兀的一條暗紅血色的罪犯黥紋,已經過了四年仍是顯眼。

 

 

令我難忘的是大王的神情。大王的目光像是埋藏了深不可測的想法,彷彿在他的注視下沒有一件事能隱藏。年輕的君王卻有深沉的心思,顯得成熟嚴厲又帶有些許憂鬱的神態。虛長大王兩歲的我,在大王面前竟覺得有如小兒般侷促。

 

 

「臣泯郡郡守趙藺,拜見大王,大王萬歲。」我雙膝跪地,行臣下之禮。

 

 

「免。」大王翻動案上的地圖,緩緩說道:「要你帶領三千軍士支援,泯郡留下多少人戊守邊境?」

 

 

「回大王,臣留下兩千精兵防守潼國邊境。」

 

 

「是嗎?」大王抬頭看我一眼:「兩千人可守滴水不漏?」

 

 

「大王,臣對士兵從不訓練有怠,不敢以精良居稱,但是防守嚴密,必不讓敵人越境一步。」

 

 

大王露出淡淡一笑,我看得出來並不是滿意,反而是懷疑的意味。我垂手站立,只能默然。

 

 

「潼國力弱,也非愚蠢,寡人也認為潼軍此時不會往泯郡而去。兩千人應已足夠。」大王眼光銳利看向我:「如果你說的是真,沒有隱瞞的話。」

 

 

大王說這些話的時候,我心中浮現夏雁長公主的身影,夏雁果然料中一切。大王的確將從岎郡進攻。如果她與太子欲逃出潼國,從泯郡逃出果然是安全的路線,只要我能幫忙,或許能安然脫身。但是只要我毫不徇私,他們也難逃生天。

 

 

一想起夏雁,也就想著這場即將征伐的戰事有何意義,大戰之前還有所懷疑是兵事大忌。但是…以大王現在的想法,將潼國消滅,只是為了宣揚國威?還是為了南虞國?為了將國界往南擴展到前人未有的境界,夾在兩國之間的潼國只能犧牲?

 

 

「你可以退下了。聽從季孫將軍的調派即可。」大王繼續看著眼前的地圖,冷冷說道。

 

 

「大王陛下…」

 

 

「你還有事?」

 

 

「不…臣告退。」

 

 

離開了大帳,我望向西邊的天空。被夕陽染成豔紅色的雲,猙獰的爬滿了半面的天色。連吹過來的冷風,似乎也夾帶了殺戮的味道。

 

 

 

 

與潼國的第一場戰役很快就發生了。

 

 

潼軍與我軍在國境之河展開大戰,我受命為左翼先鋒,率先渡河。從泯郡跟隨我而來的將士,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足踏戰場。還好平日操練不懈,雖然缺乏實際面對敵人的經驗,但是面對配備不足的潼國軍隊,仍有餘裕。大王自滅了魏國,取得魏國製兵器的技法,製造出強韌的金戈銅戟,迎戰之時,潼軍的兵器常常應聲而斷,毫無招架之力。

 

 

淒風狂嘯,飛濺的鮮血染紅了盔甲,刺戮的聲響和哀嚎交錯著。戰爭毫不留情的一面展露無遺。潼國的前鋒軍隊兵敗如山倒,正當我欲下令回撤之時,卻見季孫將軍親率士兵一馬當先,追擊落敗的潼軍。

 

 

莫非季孫將軍打算一舉殲滅潼國主力?一旁傳令兵遣來季孫將軍的命令,要我將帶領的泯郡兵士後退一里殿後。將軍將親往對戰,消滅敵軍。

 

 

我領命遵從指示,將軍隊後移。季孫家軍隊果然驃悍,馬上傳來捷報,潼國潰不成軍,死傷遍野,主將落逃十里之外,季孫將軍才率軍返回。

 

 

潼國本是弱國,頑強抵抗果然是以卵擊石。第一戰得勝或許是意料之內,眾人並沒有太多的興奮之情。加上大王下旨不許喧嘩取鬧,駐營之內反而平靜一般。

 

 

我巡視了麾下士兵,撫慰傷者。戰爭之下難免折損,也是無可避免。我巡營之後,屏退隨從,獨自一人站在帳外,不由得望向南邊的夜天。

 

 

彷彿是回應我的期待一般,小小的藍色飛影落在我的眼前,我伸出手,藍雀停在我的手指上,腳上的粉色珍珠在夜色下映出圓潤的光彩。小鳥輕啄了我的指尖,歪歪頭,旋即展翅飛離,消失在茫茫夜空之中。

 

 

我當下都沒意會過來,自己正不經意的微笑。在一場無情的殺戮之後,此時心中泛起溫暖的感覺。然而我也明白,今日之後我已完全是潼國的敵人,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。如果對夏雁有一絲同情,就是背叛了淀國,背叛了大王。

 

 

一切的無奈,也只能化成嘆息。

 

 

 

 

翌日,季孫將軍向大王請令追擊潼軍,乘勝直攻潼國都城。季孫將軍發出豪語,必在七日之內攻下潼國,獻上潼王首級。

 

 

以淀軍的聲勢,進入潼國如入無人之境。潼國亦無投降之態,至今無任何派使。我不了解為何潼王不想妥協,為了讓潼國朝廷明瞭無可抵抗,初次交戰便毫不留情殲滅潼國盡數士兵。難道真如夏雁所說,群臣愚昧潼王懦弱,對於大王親征束手無策,只等坐以待斃?

 

 

大王深沉的望了眼下眾將,對季孫將軍說道:「准你所請,不得有誤。」

 

 

「大王陛下!」我一時不知如何起意,衝口說道:「請大王先遣使招降,以潼國態勢,或許可不戰而勝,如此我軍也可免耗損…」

 

 

「趙藺!你說的是什麼話?」季孫將軍不等我說完,大聲說道:「你真是太年輕,才有這些無用的想法!大王親征怎能招降了事?潼王至今還不示弱,分明是頑強抵抗。若不攻下潼國都城拿下潼王之命,你要大王何以立威!」

 

 

「將軍!潼國本弱,絲毫不是我國敵手,只逼潼王死路,反讓大王落入欺凌之名,如何服天下之人?」

 

 

「住口。」大王冷漠的看我一眼。「寡人已經對季孫下旨,無可撤回。」

 

 

季孫將軍面露得意之色,對我說道:「你還是回泯郡吧!進攻潼國都城只要我季孫軍就綽綽有餘!你那幾千騎兵可有可無,不如回家去吧!」

 

 

「將軍!趙藺…」

 

 

「季孫說的有理。」不等我嚴肅的拒絕,大王對我緩緩說道:「你明日就領軍返回泯郡。如果潼軍兵敗,可能往泯郡脫逃,你就回去防守邊界吧!」

 

 

聽了大王的話不由一怔。只聽見季孫將軍說道:「大王明察,季孫陽必不負大王旨意,七日之內擒拿潼王來見!」

 

 

「如此,寡人信你。」大王平靜說道。

 

 

如果不是當下被大王下旨遣回泯郡,讓我一時驚訝失神,或許我會看見此時的大王,在平穩的語調中,眼神透出的銳利光芒。

 

 

那是直到後來,我在大王身邊多年,仍然無法猜測的心思線索。

 

 

 

 

行軍多日前來參戰,麾下將士一聽要遣回泯郡難免失望。我只能安慰他們,縱然不能在潼國戰役中出力,然而防守邊境也是重責大任。潼國兵敗之後可能有大量的逃難士兵和百姓越過泯郡邊界而來,必須提前預防。

 

 

於是我下令拔營,帶軍往西而去。軍行三日,還是覺得心中無法平靜,似乎覺得哪裡不妥,危險的感覺隱隱而生。

 

 

我也越來越擔心夏雁長公主的情況。季孫將軍想必已快速出兵直攻潼國都城,於任何情況之下,都應該通知長公主快快出逃。夜晚飛繞而來的藍雀,雖然代表夏雁平安的訊息,卻也是我內心交戰不已的時刻。明知不可多說一句,只能煎熬不已。

 

 

「大人!」副將打馬接近說道:「前面村落有糾紛。」

 

 

「發生何事?」

 

 

「聽說來自潼國的一群百姓,湧進了村落,引起居民混亂。」

 

 

「潼國百姓何以越界?因為戰禍已經開始逃難了嗎?」我皺眉道。潼國百姓或許已知淀國入侵,想要逃離烽火之地,但是往北逃來淀國似乎不對。

 

 

「末將已先行查探情況。並拿潼國人問明了。他們說因為住村被軍隊盤佔,無處可去又擔心戰禍,情急之下只好往北而來。」副將說道。

 

 

我心中突然出現不好的預感,連忙將那些潼國百姓帶到面前親自詢問。那些百姓一見淀國將軍驚怕不已,也就將所見所知說了明白。聽了之後,面色瞬時凝重起來。

 

 

「傳令下去,全軍立刻轉回岎郡!」我翻上坐騎,大聲喝道。

 

 

「大人?」副將們一臉疑惑,我不待他們發問,立刻找來傳令兵,要他立刻飛騎通知季孫將軍,速速回轉援護大王陛下。

 

 

「還在遲疑什麼?還不快動身!大王陛下只怕已中埋伏!我軍立刻前往護駕!」

 

 

眾將怔怔聽了這一句,才急速動作起來,全軍即刻開拔往岎郡駐地疾馳而去。

 

 

原來潼軍聲東擊西,第一戰雖是正面迎擊,其實早就調派伏軍在西地埋伏。首戰淀軍大勝,定然輕敵,且立刻派出追擊之軍,守軍片刻少之過半。計算時日,應該已經起伏攻擊。大王身邊守軍不多,一時輕敵竟有疏漏。我暗恨自己果然年輕識淺,未料變化。如今只能急趕大王身邊抗敵,希望時猶未遲。

 

 

 

 

連夜急趕,一日半後回到岎郡,果然風煙塵起,兵戎相接。潼王果然預先派出伏軍,我軍立刻加入戰局。估算伏軍約有五千,而且應當還有後著。我軍加上留駐守軍人數比潼軍略少,雖不至於落於下風,但是如果潼軍還有援軍就難以預料。此時只能盡力支撐,等季孫軍回轉才能安穩。

 

 

我一路手持長矛劈砍敵人,鮮血在衣袍上染成了一片斑駁。也不知殺了多少人,地上漫延出一條血路出來,殺氣騰騰的看向潼軍,已無人敢上來拼鬥。我手提長矛,另一手握著青銅長劍,急尋大王下落。想起父親所說,大王也是有所武練,也非弱手。只能冀求無事才好。

 

 

在敵軍中四處衝撞,才望見了大王身影。大王身穿黑色的護甲,身後的鑲黃紋披風狂亂的揚起,立於眾護衛之中,面對如潮水般接近的潼軍,表情依舊漠然,宛如天降神子一般。

 

 

「大王陛下!請原諒臣趙藺來遲!」我衝到前方大喊,護衛一見是我,便分出路讓我到大王面前。

 

 

大王看了我一眼,並無說話,繼續看著兩軍相殺。我忍不住往大王面前更進一步,說道:「請大王隨臣離開此處!現在我軍仍可支撐,但是怕潼軍會有援軍,請大王移駕安全之處,先等季孫將軍回轉援護。」

 

 

「你要寡人移往何處才安全?」大王淡淡的說道,彷彿是我說了無意義的話。

 

 

「請大王隨臣離開!」我堅定的抱拳說道:「請大王相信臣!趙藺定會竭命保大王安全!」

 

 

大王望著我,似乎看穿我的眼底一般。

 

 

「如此,寡人信你。」

 

 

聽到這句話,心中似乎有什麼被打動著。大王總是帶著懷疑銳利的眼光,能被大王相信,似乎得到萬人鼓舞一般。

 

 

此時我的親衛副將也趕到,隨即護送大王殺出重圍,到達我軍後方,暫時無危之地。

 

 

「稟大王,已得到來報,季孫將軍已率軍接近河岸,請大王放心。」我得到消息,立刻向大王稟告。只要季孫軍回援。一切應該無所擔憂。

 

 

「是嗎?」大王緩緩說道:「寡人也正等著他。」眼光看向遠方的大王,似乎略帶含意說著。

 

 

聽著大王的話,不知為何心中又是一陣不安。難道大王不相信季孫軍的實力?我壓下疑惑告退,繼續警戒周遭。

 

 

「大人!」副將匆匆來報:「發現潼國援軍!正往河岸而來!」

 

 

「季孫軍如何?」

 

 

「季孫將軍無有動靜!」

 

「什麼?」我心中大驚,急道:「無有動靜?季孫將軍沒有迎敵嗎?這是…」

 

 

「你還不明白吧。」身後響起大王的聲音,只見大王竟冷冷笑道:

 

 

「季孫氏反了。」

 

 

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。季孫將軍反逆?一直輔佐淀王室的季孫氏族,如何會在此時謀反?

 

 

「季孫陽必然是在出戰前與潼國密謀,名為請命追擊潼軍,實為與敵軍會合。」大王望向遠處,平靜說道:「這次潼國軍隊該是傾囊而出,想以此戰定勝負吧。」

 

 

「大王陛下!」已經沒有餘地訝異,如果季孫將軍真的謀反,此時又聯合潼國大軍,我軍立刻落於下勢,當前考慮是維護大王周全,我抱拳急道:「請大王隨臣撤回淀國境內,臣立刻派急令向鄰郡請求援助!」

 

 

「不急,等他們一起渡河。」

 

 

「大王陛下!」

 

 

「住口!」大王眼神出現了狠戾:「寡人要季孫反謀證據,要他無可狡辯。寡人是君主,你敢不從?」

 

 

「大王…」我內心湧起無可形容的震驚。一霎之間,大王似乎無法隱瞞對季孫的積累的恨意,然而大王立刻恢復平靜臉色,不發一語步入帳內。

 

 

 

我心中大亂,但是外表仍維持鎮靜。只望季孫將軍非大王所想,與潼國密謀。我一方立刻派人向接近岎郡的臨郡請求支援,另一方下令眾將,保大王安全為要,殺敵次之。

 

 

 

可惜季孫將軍果真如大王所料,在河對岸就與潼軍聯合,舉起反旗。士兵報說季孫將軍依舊一馬當先,季孫軍大喝誅殺暴君,聲音傳及我軍。

 

 

即使我非第一次經戰,面對此情況也覺不安。我軍已明顯因為人數落差漸顯敗勢,無論如何應該即刻護送大王後撤,然而大王不為所動,堅持要等反軍渡河。

 

 

來不及阻止,大王居然親上坐騎,領著少數護衛往敵軍而去。昏暗的天色仍遮掩不住大王閃耀的黃紋披風,代表貴族王室的黑色精甲淬亮著,遠遠就能顯出大王獨特的身分。我萬分著急的趕赴在側,心想即使失去性命,也不能讓大王傷到分毫。

 

 

很快大王立於軍前,遠望原來是我軍的季孫軍,季孫將軍一馬當前,直衝大王可見之處。

 

 

「大王,季孫陽今日得罪了!」季孫將軍勒馬大聲說道:「要怪還是要怪大王自己,我季孫家歷來輔佐淀國王室,勞心盡力。然而大王陰狠,也不能怪季孫氏要反!」

 

 

大王面不改色,冷冷說道:「那麼不是你一人反逆,而是季孫家的謀算。有你這句也就足夠了。」言畢,大王勒轉馬頭,往回而去。

 

 

「淀王珣!你想逃嗎?」季孫將軍怒道。後方季孫軍亦鼓噪起來,眼看兩軍即將血戰之際,忽然聽到鐵馬奔騰之聲,宛如山崩水瀉,隆隆而來。

 

 

我往回一望,身後不遠之處揚起團團煙塵,此時戰鼓擂起,軍士一片激昂之聲。不知何時上萬士兵出現眼前。我派出的傳令兵可能都未趕到求援,此時出現人數如此之多的援軍,自然是早已調度的軍隊。

 

 

此時我終於明瞭,原來一切早在大王的預想之內。甚至在淀國都城未出發之前,大王早已暗中調度。大王對季孫將軍,周旋到此刻才顯露一切。

 

 

我清楚的看見季孫將軍變了臉色,然而他也知無法回頭,狠笑了幾聲,拎起長刀殺了過來。

 

 

我催動坐騎迎了過去,在馬上和將軍過了幾招。季孫將軍力大手沉,我一時閃避不及,長刀劈碎了我肩上護甲。我伸手拽住刀柄,轉手把將軍拉下馬來,將軍也反力攻擊,我跳下馬,和將軍近身拼搏。

 

 

「趙藺!你真是年輕不識事!我叫你回去就是要你迴避這些事,想不到你這麼蠢笨!」

 

 

「將軍!守衛大王是臣子之責。如今你已反逆,將軍所言請恕趙藺無視!」

 

 

「呵呵!你這小子!」將軍譏笑了一陣,恨恨說道:「你在那淀王身邊,遲早也會後悔的!」

 

 

我不再回話,專心拼戰。後方援軍如潮水一般淹過季孫軍和潼軍。在人數和兵器都佔優勢的情況下,之前落敗的情勢又逆轉過來。我軍開始士氣大震,奮勇向前。季孫軍雖然訓練精良,如今也寡不敵眾。

 

 

夜色籠罩之際,敵軍已敗死大半。潼軍領將一見季孫軍落敗,便鳴金收兵,狼狽往潼國都城而逃。大王下旨夜暗不追,我方才撤軍。

 

 

 

 

落敗的季孫軍被擒押一處,季孫將軍終究無能獨力回天,只能束手就擒。

 

 

大王很快下旨,季孫將軍立即斬首,麾下季孫氏軍隊一律誅殺河邊。我就站在不遠之處,聽到季孫將軍高傲的狂笑,在冷風之中嗄然而止。

 

 

從灰雲中透出的月色,在此時有著詭異難明的氣氛。因為數千季孫軍的血,滾滾河流竟被染成了血紅色。如烈火從底燃燒一般沸騰。

 

 

這是一條血染的紅河。

 

 

裡面流動的不是敵國的血,而是淀國士兵的血,縱然季孫將軍反叛,仍無法改變他是淀國人的事實。

 

 

我之前隨父親上過戰場,深知戰場上以血滌甲的殘忍。但是此場戰役,大王殺的淀國軍士比敵國還多。而且這一切,很可能是大王一開始就可預見的。

 

 

父親說大王睿智武勇,是君王之質。此話言猶在耳,但是這是身為君王必須作的嗎?在我心中,似乎無法壓抑住懷疑。難以遏止的,還有一絲不平的情緒。

 

 

我獨自回轉自己的大帳,帳頂飛落下來的,是夏雁的藍雀。我沉默的注視藍雀在我手指上跳躍,終於下定了決心。

 

 

我進帳拿起了筆,從身上的衣服撕下一布條,這是只有郡守官階才能穿的服色。我在上面寫了幾字。繫在藍雀的腳上,將牠握了,走出帳外放飛。我注視著,直到藍雀消失在南方的夜空之中。

 

 

我第一次回應了夏雁長公主的訊息,要她趕緊和太子出逃泯郡,我會派人接應,確保兩人安全到達西祚國。

 

 

這麼作的我,突然感受到一陣平靜。這是我從潼國出使回來,覺得最安心的夜晚。

 

 

我想,我必然不會後悔。

 

 

  

 

第二天,我正前往大王的營帳。我知道今日大王和眾將要商討進攻潼國都城的事宜,遂提早整肅,不敢怠慢。然而進帳之時,卻發現眾將投以探究的眼神。凝聚眾人目光的我,雖然不解,還是往內晉見大王。

 

 

然後我馬上明瞭,眾人的投視何來。

 

 

在眼前地上,躺著已經僵直的藍色小鳥。大王手上捏著一個圓潤的粉色珍珠,還有我昨晚寫的訊息,正冷冷的看向我。

 

 

「你之前說過,要寡人信你?」大王的眼神轉為深沉。

 

 

我心中嘆了一聲,卻是一片坦然。

 

 

我真的認為,我必然不會後悔。

 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【第三回---『黑城』待續】

 

 

 

 


 

 

 

  

作者的話

 

這一回的重點是趙將軍的武勇和大王的心計,幾乎是戰爭的場面所以剛硬了一些,但是整體故事又不得不交待,還請大家多多擔待囉!下一回就會柔軟()一點了^^

 

 

第三回大綱雖已確定,但是還是要找工作之外的時間寫,還是要等上一陣。但是會努力加快速度的。

 

話說因為這是小說不是漫畫,描寫千軍萬馬只要寫不用畫真是有點爽,如果要畫成漫畫場面就會像火鳳燎原了吧!(只是比喻,我畫不出來的。

 

多謝收看,下一回也要看喲,八月號星少女也快要出刊了,別忘了交關一本蛤^3^

,

依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2)

發表留言
  • 藤川
  • 寫得很好
    讚+1
  • 謝謝!!親個^3^

    依歡 於 2011/08/09 02:13 回覆

  • mr0831
  • 哇,斷在這邊真是太緊張了>_<

    其實看漫畫時就滿同情大王的,從小生長在權力鬥爭中,什麼人都要防,幾乎沒有一個值得信任的人,必要時連身邊親近的人都要犧牲...

    比起大王,趙藺感覺幸運多了,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,隨著自己的本心做當為之事。內斂的個性下,其實是充滿仁心的狹義心腸啊。

    下回期待長公主登場囉~好希望這個故事是快樂結局,就算未能盡如人意,也希望不要太悲傷...

    老師的文字真的很有吸引力,果然龜毛刪改是有價值的!XDDD
  • 淀王的確是有很多身不由己的情境,無論是這個番外篇或是漫畫的部分,可能都要到後面,大家才會更了解他吧^^

    多謝留言心得,耐心看完這篇真是多謝了。

    依歡 於 2011/08/09 02:18 回覆

  • mr0831
  • 被新注意表了...=.=俠義心腸...錯字sorry
  • 我也覺得新注音越來越笨,選字都要選好久,我又不會其他輸入法,只好接受。

    依歡 於 2011/08/09 02:19 回覆

  • gill77
  • 等好久終於更新\^O^/ 將近一個月呢XD
    趙將軍沙場表現好讚~~力擋萬軍>///<

    可是....好擔心陰狠毒辣的大王,會不會設計趙將軍啊....>"<
    趙將軍跟夏雁不會有事吧....?

    我猜....大王會要趙藺證明他值得自己信任,
    下令要他代接季孫一職,率軍打先鋒,
    領兵攻下潼國都城~取下潼王首級之類?
    好讓趙藺證明(宣誓)無叛國之意,更無護敵之二心(尤指夏雁跟潼國太子)
    讓趙藺不得不正面面對--他心中那一片軟化且禁忌的地方XDD
    趙將軍明明是好人啊Q^Q
  • 不要著急呀....我知道讀者無論是看漫畫或是番外篇,都是看完一回就有感想,不過對角色的個性,可能還是要到最後才能下定論的。

    所以現在說大王陰狠毒辣.....好吧,先不要解釋好了^^

    只於妳猜的對不對,老話一句要看下去才知道喲!^0^

    依歡 於 2011/08/09 02:22 回覆

  • 如兒
  • 老師的小說也有種大器的感覺
    很喜歡>///<
    真是讓人越來越期待之後的發展!!!

    不過老師工作量的負擔很大
    希望老師能好好保重
    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
    我們還是會繼續支持老師的(豎大拇指~

    老師加油!!!



  • 我寫得很高興也就不覺得累了^^大家不嫌棄跟著看,留點心得就更有驅力啦!

    這一個趙藺篇的確是嚴肅了點,下一篇番外已經有些點子了,應該會輕鬆很多。

    多謝留爪印和鼓勵喲!

    依歡 於 2011/08/09 02:25 回覆

  • 飆個飆
  • 趙將軍果然勇武過人~~!!!!
    是說姓趙的將軍都這麼威嗎XDDDD(大跑題)

    其實這篇雖然「硬」了些,
    因為都是軍事上的對話~
    不過倒是對於大王所謂的「殘暴」更了解了~(欸,這不是趙將軍的番外嗎
    雖然一開始就知道趙將軍是個忠心耿耿的臣子,
    但是沒想到趙將軍竟然會質疑大王耶~
    這麼說很失禮,但趙將軍看起來就是那種忠心到極致,
    有點愚忠的類型~~(我這是褒,真的XD)
    好想知道趙將軍到底怎麼個坦然法+趙將軍怎麼像大王證明自己的中心才會有現在的趙藺勒~期待第三篇!!!

    老師加油~~XDD
    是說老師的用字遣詞挺到位的~
    老師有練過寫小說嗎XD?

    另,星少女八月號趙將軍被我發現是長髮耶!!(眼睛閃亮)
    還是我之前沒住意到他是= =?
    不管怎樣,長髮好~
    趙將軍那種長度微微束起來讓長髮控的我整個愛度大增~XDDD
    好吧,看來我要從陵大人後援會跨一隻腳劈趙將軍了(喂
  • 對喔,趙雲也姓趙,我都忘了,他可是我的偶像呀~~!!

    這一回如果沒這些戰事,我想趙藺的確會愚忠的。但是這跟戀愛一樣總要有些波折才可以增加兩人感情嘛XD

    這一篇將軍和大王的君臣關係也是重點。

    將軍有個小小馬尾沒錯喔^^不過也只是隨手畫畫沒認真設計,因為一開始將軍只是背景配角嘛..... (喂喂喂

    依歡 於 2011/08/11 07:58 回覆

  • 月見小兔
  • 先前百忙中有抽空讀過,不過卻忘了留言....趕緊補留爪印 XD
    多虧第二回,對少年珣有了進一步認識,還有潛力股趙藺,很有意思呢。
    老師工作之餘還要寫番外小說,您辛苦了。

    PS.真希望能[月更],這樣追文會更給力,評論也更用力(?)
    (啊!大概是在JJ網站,文章看多了,不知不覺用詞受到影響...請別介意喔^^)
  • 那我也要學他們講話~~~這坑會填滿的,大家要用力給評打分喲!!(要在哪打分XD)

    其實我也想盡快填平,但是最近要畫的彩稿真的很多,重要的緋王三封面不快完成也不行,真的有追文的請再等等(跪)

    依歡 於 2011/09/28 21:30 回覆

  • shinane
  • 第二回及第三回隔好久,
    依歡老師很忙吧?
    還蠻期待趙藺的番外小說~XD
  • 真是不好意思,大綱都寫好很久了,就是沒時間寫完。不過一定會完成的。下次也會全寫完才放上來,再等等喔!!

    依歡 於 2012/02/15 16:57 回覆

  • 青岚
  • 这到底有几回啊...?我以为已经完结了,哪知跳了进来才知道是个未完的坑......
  • 恩,總共四回,所以還有兩回。會盡快完成的。不好意思。

    依歡 於 2012/02/17 07:43 回覆

  • 白猫
  • 依欢老师,我来稍作“爱的催促”了.....(掩面)
    明白老师很忙,也不用真的赶着写,只是想知道这是否会写下去而已。
    知道了有写的打算的话就可以安下心来继续慢慢等下去。
    没写了的话也可以尽早转化心情不继续纠结下去。
  • 會寫下去的,但是連載月刊化後是真的比較忙,所以就一直擱著,後面還有兩篇,[黑城],[白海],看我篇名都擬好了表示真的有想^^

    寫小說我真的經驗不多所以要花時間,感謝還有人惦記著。
    會完成的請放心。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
    下次我會全寫完再放上來,不然這樣我也一直記掛著...

    依歡 於 2013/04/19 05:30 回覆

  • 霂楠
  • 老師寫的很好很期待喔 :)

    只是我不是個愛留言的人,留言只是看到了一個錯字
    「叢」爾之地的叢是錯的,應該是「蕞」,這個字唸ㄗㄨㄟˋ
    用來形容極小的地方,
    出處:左傳 昭公七年:「蕞爾國,而三世執其政柄。」
    這個字很冷僻拉,知道的人也不多,只是看到所以說一下

    老師加油喔!
  • 哎呀,是我寫錯了,多謝指正。

    沒有別人幫忙校對就放上來,有時就是會出現我的常用錯字,感謝幫忙^^
    我先掛著,等下次更新再一起更正,不然我現在文檔也不知存哪去了,要一起改才行。

    雖說不愛留言,偶而說一下話也不錯的。不然我以為沒人看,也就先擱著了>_<

    依歡 於 2013/04/30 10:48 回覆

  • Novia
  • 期待下一篇^^
  • 謝謝,等漫畫完結之後,就會寫接下來的兩篇的^^

    依歡 於 2013/10/06 17:31 回覆